中国首部黑色长片成人动画先后斩获国内外12项大

  “我们为当下中国存在这样的导演而感动,他创作的作品充分展示了可以配以真正‘独立’之名的冒险精神,而这也正是今敏一直以来不断挑战的世界,如果今敏先生在世的话,他也会喜欢这部作品的。”

  这是在“今敏奖”上,今敏的夫人在给导演刘健颁奖时说的,赞誉之高,意味深长。

  《刺痛我》,是中国首部黑色长片动画,纯粹写实,尺度极大。也因此,没有拿到公映许可证。

  它由刘健一人完成导演、编剧、原画、动画各个环节的创作,为了拍摄这部片子,导演刘健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。

  这部片子面世之后,先后共入围了国内外15个电影节、获12项大奖:2009年意大利城堡动画电影节上获Fabrizio Bellocchio社会奖,2010年西班牙国际动画电影节获最佳动画电影奖,2011年里斯本国际动画电影节获最佳动画电影奖,入围第50届法国昂西动画节最佳动画长片奖竞赛单元……

  影片的好与坏,其实很好评判!一部2个小时的片子,你看的很顺,丝毫不感到疲倦,这就是好片;而一部区区几十分钟的片子,你还要快进加拖进,那就是一片烂片。

  而《刺痛我》绝对属于难得的好片。影片整体画面朴素、简洁。从头至尾,没有太大的渲染,很平静的,犹如讲故事般的进行着故事。

  影片背景是2008年的南京,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,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张小军,工作刚满一年,公司就倒闭了,他被迫加入失业大军,混迹在南京街头。

  张小军在超市被当作小偷暴打,见义勇为却遭遇警察暴力,然后意外卷入两位老板之间的勒索与欺诈。

  电影里有许多反应时代特征的细节,灰色的背景中总见些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场景,从横幅标语到路旁广告,无不是你我日常所见一般:标语、广告牌、下岗工人、退伍老兵、暴力执法、贪污贿赂、留学作弊、大学生就业,是扎根在整个民族内心的无力与恐惧。刺痛感来自被点醒了,明白的确生活在这种环境里却无法做出改变的边缘人。

  配音方面。《刺》的发生地在南京,人物对话中南京话的出现也成为本片亮点。人物说话或急或缓,节奏也很到位,初听,与之前各类电影配音相差很大,有点“业余”的感觉。但渐渐地,朴素的配音反而更贴近故事,似乎这部电影就该是这个声音。

  据刘健回忆,当时他做好画面就来上海找了专业配音演员,结果配完拿回去一听发现和电影风格十分违和,配音演员都很专业,只是夸张的科班的话风和电影写实画风不相符合。这时候距离计划参加的电影节首映只剩下两个月。就在和南京艺术圈朋友苦恼这事时,灵机一动想到请他们本色出演来配音,结果效果很好,这和电影本身写实的风格有关。“我也是很确定哪个朋友适合配哪个角色之后才敢找人家帮忙,不然人家配了又不用这段声音,岂不是没有职业道德嘛。”

  整体看,《刺痛我》还是部很坦率的电影,不忸怩做作,所讲的,社会上天天都在发生,所谓的上流社会其实不乏下流,下流社会也不见得浑浊不堪,人品无关于流品。影片谈不上真实,但起码贴近现实,故事虽显老套,但还是很能感染人的黑色喜剧中,《刺》显然是属于压抑那一类的,压抑中,如片名一般,真正做到了“刺痛我”。